中國西藏網 > 名家專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征中的畢業典禮——記中國工農紅軍衛生學校在爐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3-12-06 14:16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1年,中國共產黨在江西瑞金創辦了中國工農紅軍軍醫學校,1932年改名為中國工農紅軍衛生學校,以后發展成中國醫科大學。她是唯一以學校名義參加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,并在長征中堅持辦學且走完全程的院校。長征時期,紅軍衛生學校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,這個偏遠小縣,面對著極端困難的條件,表現了堅韌不拔的毅力和頑強的學習精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軍醫生與藏族百姓(四川民族學院郭重曦繪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6年 3月,紅軍總衛生部和衛生學校在總司令部駐地爐霍附近一個村落住下。相對其他地方,有老紅軍回憶說“爐霍是個大平地,有一片肥美的草原。幾個月來,我們翻山越嶺,渡河涉川,現在能夠見到這樣一片平,真有說不出的高興。翻越黨嶺山時紅腫的兩眼和雙腿,經過一段時間休息后,也好起來了。再加上這樣好草原,好天氣,我們的心情格外舒暢?!钡綘t霍不幾天,紅軍衛生學校就舉行了隆重的復課大會,開學典禮較為隆重,流動式的學習生活正式結束了。紅軍總衛生部賀誠部長、徐立清主任等都到會。賀誠部長對學員提出了嚴格要求。學校重新宣布了組織體制,教員增加,調整了課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爐霍學習時,紅軍衛生學校學員大部分是來自江西瑞金的第6、7、8、9期沒有結業的學員,也有各單位新選派來的,統稱第六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到達這里后,立即向藏族同胞宣傳黨的民族政策,安定人心,恢復正常教學秩序。與此同時,學校也在盡力自己動手,解決生活所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在爐霍復課,困難是很多的,沒有教室,沒有床鋪,沒有紙張。面對這些困難,學員們把一個有100多平方米的牛圈清理了出來,一部分做教室。另外還安置了兩個班的臥室。桌凳是用一根大木頭從中間鋸開,一半當桌子,一半當凳子。床鋪也是自己釘的木板,上面再鋪些干草,睡起來也很舒服。經過大家努力,教室、臥室很快就搞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段時間里,學員們面臨著極端的食物短缺問題。為保障師生基本的生活,校務主任孫儀之與邱司務長奔波于爐霍縣城與朱倭等地。學校吃飯是定量分食制,每日三頓可照見鼻子的野菜加青稞粉煮成的粥。每人半碗炒面,拇指大一塊酥油,加野菜湯一勺,天天不變樣。周末打一次牙祭。個頭大、好動的同學三碗、二碗半的稀粥是吃不飽的,女生、體弱者常常給予支援,相互勉勵共渡難關。即使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,學員們依然堅持不懈地學習。爐霍的氣候多變,學員們有的把未經熟制的牛皮割成前后兩大塊,兩邊用帶子連上當成背心穿,也有的弄些羊毛或布絮在單衣里御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講義仍然是由教員自己編寫,然后由學員刻制蠟版進行油印。教務主任煞費苦心,千方百計去找紙、尋墨,帶人走遍爐霍附近的寺廟,沒有紙張,大家就出主意想辦法,在附近寺廟里求得僧人的舊經文紙。這種紙張很結實,上面雖有些經文,但墨跡很淡,學員們弄來把教學講義再印上去,還可以看清楚。沒有蠟紙,文書想出個辦法,把酥油化開,把經紙放在化開的酥油里浸泡,再拿出來晾干,就成了蠟紙。沒有油墨,把酥油化開后,弄些鍋底灰捻成粉末,然后放到酥油里攪勻,成了油墨的代替品。鋼筆、鉛筆在當時很少有,削鉛筆和使用鉛筆都非常注意,剩下的鉛筆頭都舍不得扔掉,再用線捆在樹條上繼續使用。沒有墨水就用鍋底灰代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員們除了給學員們上課和輔導之外,還需要在深夜編寫講義,為學員們下一步的學習提供支持。沒有書本,就是教員口授,學員死記硬背。大家想了許多彌補辦法,如加強輔導、組織互助組;教務主任還提倡“大地當紙,用之不盡,樹枝作筆,取之不完”。同學們用粗松枝燒焦作筆,在地上寫寫畫畫;把難記的詞名寫在胳膊上,隨時學習,效果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沒有燈光照明,學員們只能借助篝火的光亮來閱讀。每天晚上,同學們圍坐在篝火四周,一邊取暖,一邊討論功課。有的同學甚至仿照古人的做法,試著收集螢火蟲來作為燈光閱讀。此外,學員們還自制了羊腸線用于試驗外科手術,采集中草藥用于內科。在如此困難的條件下,學員們每天堅持學習12個小時,其中8個小時用于上課,剩下的4個小時用于自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在長征中用過的藥箱(轉自《光明日報》2021年07月11日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軍衛生學校師生面臨艱苦的環境,仍充滿了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。學校經常響起鼓舞人心的革命歌曲,時常舉行歌詠比賽。有的同學甚至自制籃球,用牛皮制作籃球,用牛膀胱做球膽,開展籃球比賽。其中一次與紅軍大學的比賽中,紅軍衛生學校的球隊還取得了勝利。當年“五一”節時,在爐霍的紅軍三大學?!t軍大學,黨校和衛校是主要參與者。很多學員參加了跳高、跳遠、鞍馬等比賽,為衛校爭得榮譽,獎品是一塊毛織布。這次運動會上,在比賽與交流中,他們結交了不少朋友,有的還加深了感情,最終喜結連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爐霍這段時間,學校的學習計劃基本完成了。為了檢查學員們的學習成果,學校進行了一次令人緊張的面試考核,考核成績被記錄在畢業證書上。據說,考試中有一道題是賀誠部長出的,這道題的大意是,命令你跟隨一個連隊執行臨時任務。時間一個月,由你自己選定20種藥品,紗布,棉花,繃帶除外,重量不超過20市斤,要保證一個連隊在一個月內的醫療衛生需求。這道題目很有實用性、針對性,對學員們產生了很大的啟發,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眼間,第六期學員就要畢業了。同學情深,學習機會難得,大家都想多學點東西,向上級婉轉地提出是否可以延長學制。學員們借搓羊毛備寒衣與賀誠部長交流,答復是“部隊任務不允許”。學員們只能充分發揮青春的活力:堅韌頑強地,分秒必爭地將老師傳授的知識加以消化、吸收,爭取畢業考試取得良好的成績,來答謝學校的辛勤培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6年6月1日,紅軍衛生學校開了畢業典禮大會。第六期有40多位學員(2名女生)在四川爐霍順利畢業。學員們非常高興,他們手捧著用當地抄寫經書的厚紙制作的畢業證書,豪邁地唱起了自己創作的畢業歌:“1931年衛校開辦了,培養紅軍衛生干部,努力再努力,科學檢驗是真理,我們必須理論聯系實際……”表達了他們對母校的感激之情。大部分畢業同學被分配到紅二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部隊工作,只有少數留在后方醫院和直屬機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軍衛生學校在爐霍的學習情況是一個充滿困難和艱辛的歷程。正如老紅軍許德在《紅軍衛生學校的回憶》中說到的“學校之所以辦得好,因為它有一個最基本的條件。這個條件就是:黨的堅強領導,師生們懷著飽滿的革命熱情,下定為革命獻身的決心。有了這個條件,一切也就都有了?!北M管面臨著食物短缺、嚴寒的天氣和艱苦的生活環境,學員們依然保持著堅強的學習意志和奮發向前的精神。他們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不斷努力學習,為將來的醫療事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,展現了紅軍衛生學校的良好教育質量和學員們的不屈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軍衛生學校第六期學員、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科技部部長的何曼秋,在回憶文章中寫道,在紅軍衛生學校:“六期學生的生活是非常有意義的,是值得銘記的歲月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軍衛生學校師生隨軍參加了長征的全過程。師生們邊行軍邊辦學并且擔任救護工作。特別是第六期學員在長征途中(今天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)畢業,創造了我黨我軍醫學教育史上史無前例的壯麗篇章。這是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和寶貴精神財富,是激勵全黨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的力量源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補充的是,廣為人知的“救死扶傷,實行革命的人道主義”這句話就是毛澤東同志在1941年初夏,為學校第十四期畢業生(已更名為中國醫科大學第一期畢業生)所題。直到今天,中國醫科大學的畢業證書上還印著這句題詞。(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/喜饒尼瑪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參閱書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《巾幗紅軍憶長征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劉民安,鐘振寰主編《中國醫科大學校史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志主編《長征女戰士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陽軍區政治部編研室編《紅軍將士憶長征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《紅軍長征紀實叢書 紅四方面軍卷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責編:陳衛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品在线无码高清,久久久中文字幕网站,亚洲Av无码AV一区,一本久中文视频播放